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济南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3 11:27:15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济南治疗白癜风的医院,黑龙江白癜风传染吗,济南白癜风会遗传吗,滨州能治白癜风的设备,中阳白癜风医院,山西能不能治白癜风,北京看白癜风疗效好专科

原标题:对话德国社民党联邦副主席:组阁艰难,但德国仍稳健增长

德国社民党联邦副主席托斯腾·舍费尔-君贝尔(Thorsten Schäfer-Gümbel) 澎湃新闻记者 于潇清 图

本周,德国乃至整个欧洲的命运或将面临一次重要的转折和考验——德国政府是否能组成大联合政府,还是将被迫重新进行大选。两个多月前,本以为并没有什么悬念的德国大选,现在看来却变得扑朔迷离。

“在德国我们经常讲这样一句话,菜吃起来时并不像刚出锅时那么烫。但说德国大选缺乏悬念一开始就不是我们从内部的感受”。德国社民党联邦副主席托斯腾·舍费尔-君贝尔(Thorsten Schäfer-Gümbel)近日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用了一句德国俗语来形容他对于眼下局势的看法以及对未来的展望。作为社民党内的核心成员,舍费尔从2013年就开始担任社民党副主席,同时他还是德国黑森州社民党主席、州议会党团主席,此次访华是受邀出席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

本周,社民党或将在德国的这次转折中扮演核心角色。4日,德国社民党联邦主席舒尔茨拟召开社民党联邦主席团会议,此前已决心要做反对党的社民党对于组建大联合政府的态度出现松动,表示愿意与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展开商讨。而在7日,社民党将在当天召开的全国党代会上正式决定是否同意就组建联合政府与联盟党展开对话。

德国总理默克尔早在11月20日就表示,与其未来组成少数派政府,不如重新大选。所以现在看来,与社民党再次联手组成多数派大联合政府似乎是成本最低的选择。根据德国著名政治民调机构阿伦斯巴赫研究所11月22日至27日进行的民调表示,有54%的民众认为德国进入了一个困难的局面。欧洲观察者网(EUobserver)也毫不避讳地在报道的标题中称这次对话将是德国稳定的一次考验。

德国仍处于稳定状态

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稳定是舍费尔不断强调的一点。

“虽然大选后组阁非常艰难,但德国目前仍然处于非常稳定的状态中,现任内阁具有看守的作用,能继续有效行使政府职能,而且理论上完全可以持续到下次大选。任何人都不用去担忧德国会因为这个状况没有行为的能力,和很多其他国家不太一样,德国经济状态稳健增长,同时有很低的失业率和很高的财政收入,这些都使国家非常稳定运行。”舍费尔轻松地表示。

“不要误以为德国好像处于无政府状态中,我想强调其实并不是这样,德国有运作良好的政府,也有良好运作的议会,所以大家不应该有不必要的担忧。”舍费尔表示。“我不觉得现在有时间上的压力。”

不过,今年9月24日的德国大选结果公布之后,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得票率相较于五年前下降了8%,社民党作为执政联盟成员仅仅收获了二战之后最低的20.5%的得票率。舒尔茨当即宣布坚定扮演反对党角色。

对于当时的决定,舍费尔表示,“和上次大选相比,社民党丢掉的选民大概是1/5。正是因为这个丢失,我们在做策略的时候不能像以往一样不做出新的变化。而且大家可能也关注到,大选后德国政坛上,左翼和右翼都得到了加强。事实上这有个非常清晰的理由,(社民党和联盟党)作为大党,都是主流政党和主要政见的形成者,一直合作的话,就使得两党不太能展现自己的特质,就很可能导致左翼或右翼更为加强。”

舍费尔指出,“出于这个原因,如果想打消左翼或右翼的增长趋势,你就要显现自己的特色。作为社民党,我们今后的策略就是要更加果敢、清晰,让人家看到我们自己的政见。”

社民党挺身而出能否力挽狂澜?

然而,时局出乎了包括社民党在内的所有人的意料。社民党宣布成为反对党之后,默克尔随即与自民党和绿党方面展开了“牙买加联盟”组阁试探性谈判。不过,11月19日,自民党主席林德纳表示,自民党退出组阁谈判,原因是各方没能建立起互信。这也宣告了新一届政府组阁的首次尝试以失败告终。

“信任可能是谈判破裂最大的原因,在自民党和联盟党之间恐怕缺乏信任。另一个原因是,大家对德国到底走什么道路有不同考虑,以往大家对这个话题讨论可能也不够充分。” 舍费尔说。

就在“牙买加联盟”谈判破裂之后,许多声音都再次关注到联盟党是否能够和社民党再次组成执政联盟的话题上,然而,舒尔茨在11月19日再次强调了社民党希望成为反对党的决心。而就在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分别会见默克尔与舒尔茨之后,沟通的意向开始显现。11月24日,社民党联邦秘书长海尔在接受采访时示,包括舒尔茨在内的党内高层进行了8小时会谈。社民党方面决定,为化解政治危机,社民党不会拒绝与其他党派对话。

舍费尔也参加了当时的会谈,“今天我们走到这一步最主要的原因是该组阁的那些人没能够组成。我们自己觉得在这样一个时刻要承担一个责任——包含即使是大联合(政府)之外的可能性,我们也愿意为之铺平道路。”

12月1日凌晨,施泰因迈尔再次召集默克尔、舒尔茨等人商谈组阁可行性。然而在135分钟的会面之后,商谈并没有取得重大突破。舒尔茨本人也出面表示商谈并不意味着社民党已经给大联合政府“开绿灯”,未来双方还有很多东西要谈。社民党籍德国外交部长加布里尔也表示社民党不会很快做出决定。

对于未来大联合政府的组阁谈判的时间表,没有人能给出答案,包括社民党副主席舍费尔在内,此前甚至有报道称谈判最早要到明年才能开启。“谈判时间这个问题非常难以解答。可以肯定的是,未来社民党和基民盟基社盟(联盟党)合作过程中肯定不会保留上届政府那样的形式,会有一些变化。”费舍尔说。

同样的,大联合政府的组阁谈判也受到了不少的阻力。新华社此前报道中就指出,在11月30日的会面时,会谈双方立场分歧显著,谈判势必艰难。据欧洲本地新闻网12月2日报道,社民党内的年轻一派也在网上发出请愿反对组成大联合政府,称这样并不会给社民党带来好处。

德国《图片报》的最新民调显示,虽然有半数左右的德国选民希望看到大联合政府组阁成功,但仅有22%的人表示会支持他们,而希望重新举行大选的选民却占到了三分之一以上。

欧洲政策成谈判重点

对于未来可能的组阁谈判,舍费尔表示,“未来有几个方面是必须要谈的,一个是欧洲的政策,还有教育政策、社会保障以及劳动力市场政策,另外还有税收政策和投资。实际上最终大家的目的是看国家在未来如何保有自己的统一性,同时具有未来发展的可能性和机遇。”

正如舍费尔所说,欧盟政策将会是谈判的重点。因为欧盟本身确实是德国组阁成功与否的直接利益相关方,甚至对组阁进程都发挥着影响。

此前,在欧盟是否要禁止使用“草甘膦”这种除草剂问题上,也曾牵动德国的组阁谈判。据新华社11月27日报道,欧盟成员国当天投票通过了欧盟委员会将草甘膦应用许可延长5年的决定,曾在第一轮投弃权票的德国此次则投票支持了欧委会的延期决定。

但是,这次来自联盟党中基社盟的农业部长施密特不顾来自社民党的环境部长亨德利克斯的明确反对,也未与总理或总理府方面协商的情况下投了支持票,被指违反“不同政府部门意见不一时,一概投弃权票”这一联邦政府程序规则。这触怒了其它党派,尤其是社民党,认为严重冲击了双方互信的基础。

而眼下德国组阁的艰难是否会有损其在未来欧盟中的角色?对此,舍费尔回应称,“就欧洲未来发展而言,德国的地位不太可能因为组阁谈判而被弱化,因为德国的角色和地位是其他因素所构建的。但是我想欧盟自己还是有运作的能力,所以在德国组阁谈判的时间里也做出了一些推进。”

即便如此,困于国内政治的德国或者说默克尔本人目前的确甚少在欧盟事务中主动发声。相比之下,邻国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却非常积极,10月份时还在索邦大学的演讲中用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谈自己的欧盟改革主张。

据德国媒体3日报道,舒尔茨本人也披露马克龙已经多次主动电话或者短信催促他赶紧与默克尔组成大联合政府。曾经担任过欧洲议会主席的舒尔茨在欧洲一体化的问题上与马克龙有着诸多共通之处,他曾于11月30日公开表示支持马克龙设立欧盟范围内财政部长的主张。此前也有德国问题专家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如果最后能够成立大联合政府,那么对德国和欧盟来说也算是“因祸得福”。

舍费尔表示,“德国是欧洲一体化中最大的受益者之一。除了人员流动外,整个欧盟内部的另一个平衡机制就是财政转移,稍微富裕点的国家地区把收入转入贫困地区来帮助发展,但是从机制上来讲欧盟做得不是特别让人满意。”

舍费尔最后指出,“马克龙有他的想法,他是在这个背景下提出共同财长方案的,但至于怎么个设法,具体职能是什么还需要进一步讨论。就德法在欧洲一体化里面的作用而言,法国人出了很多新的点子是一件好事,就德国而言需要考虑自己怎么能够跟上。”

作者:澎湃新闻 于潇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昂仁白癜风医院